美麗世界

關於部落格
健康是最大的幸福
  • 2491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北醫大可否在網上預約掛號?膽囊炎就癥那位專家好

提問: 北醫大可否在網上預約掛號?膽囊炎就癥那位專家好 問題補充: 医师解答: 全國人民上協和 ―――透視我國醫療資源分布不均衡現狀 衛生部部長高強承認,我國農村和城市社區缺乏合格的衛生人才和全科醫師,即使城市的一些中小醫院也缺乏高水平的醫生。大醫院的功能應是收治危重病人和疑難病人,目前收治了大量常見病、多發病患者,既造成看病難、看病貴,又浪費了大量的寶貴資源。   ■新華社記者王立彬   一個看病難,一個看病貴,焦點都在大醫院。大醫院門庭若市,基層小醫院門可羅雀。醫療體制存在的弊端,包括大處方、高設備依賴、過度醫療等也主要集中在大醫院。   最近,記者在北京幾大著名醫院現場采訪,體會到“全國人民上‘協和’”的艱難與無奈,而這又是我國醫療資源分布不均衡的一個縮影。   體驗 醫院幾家熱鬧幾家涼   9月18日,河南來的李國華早晨6點就來到北京協和醫院門診掛號處排隊。記者見到他時已是黃昏了。他已經等了三個星期,“一開始,我不想從號販子手里買專家號,現在有點后悔了!”   晚7點時,大廳外面坐滿等待掛號的人。有的租了躺椅,有的鋪上報紙席地而坐,有的帶了鋪蓋。掛號處小賣部“出租躺椅”生意興隆,只是因為中秋之夜,租躺椅還得到大樓里面找人。由于記者已經在北京同仁、協和、積水潭、北醫三院一帶跟蹤了一星期,所以清楚地知道除五六個帶馬扎的是北京人外,其余五六十號人都是外地人。   在北京協和醫院門診大樓外面,每過中午,租躺椅的就開始排起長隊,每張租金10元,押金200元。晚飯時分,三三兩兩的“號販子”就出現了,本來只要14元的專家號,在他們手里要300元到500元方能“成交”。   在北京同仁醫院,掛號“難于上青天”的主要是眼科,每天從凌晨兩點左右開始,號販子就活躍起來。一個專家號也是三四百元。外地人在“守夜人”中占了大多數,特別是剛到北京求醫的外地人,會白耗上幾天才學會排隊趕大早這個“硬道理”。   “那位安徽人已等了快一個月,想看專家,又不想花錢。”9月13日晚10點,在積水潭醫院外面,一個號販子邊對記者說,邊把寫有手機、座機的“名片”遞過來。積水潭醫院脊柱外科專家號每周一、三下午、周二AM才有,每天只掛10個號,因此極為搶手。14元一個的專家號能賣到400元。   然而,北京同仁、協和醫院附近的普仁等幾家醫院,午后一過候診大廳就空空蕩蕩了。在附近幾家社區醫療衛生院所,有的一天僅收治一兩個病人。在以治療骨傷著稱的北京積水潭醫院半小時車程之內,至少有七八家三級、二級綜合醫院設有骨科門診。從積水潭醫院乘車20分鐘,就能到北京豐盛醫院。這家醫院有病床100多張,負責轄區內五六萬人的社區衛生服務,中醫正骨非常有名,而且是一級甲等醫院,科室齊全,24小時急診。但是,9月18日晚7點半、12點記者兩次經過,都是冷冷清清。   患者 有病就上大醫院合算嗎   開出租車的賈銀廣說:“我們迷信北京的大醫院!王府井一家醫院專治生殖泌尿科疾病,我把妻子送來,治療三個星期花了一萬多元!家里不富裕,但只要治好病,多少錢都要硬著頭皮上。”他說,在北京三個星期花的醫療費用,在老家的醫院里可以治半年。   他說:“就王府井這家醫院,電臺廣告上說得可神了。每個療程七八百元,兩三個療程見效。我們慕名而來,說化驗3天出結果,3天后說5天,加上雙休日,直到第三個星期一才見結果。說一個療程7天,不知道怎么就變成10天。白天排隊掛個號,拿一次藥就是五六百元。擠在院子里的患者南腔北調的,明擺著是賺外地人的錢。打點滴的一次性針管,我們縣醫院也就幾元,這兒就是20元。”   據8月底北京市一項統計結果顯示,北京市三級醫院費用普遍高于二級醫院。據對6個主要手術病種單病種費用、平均住院日統計,二級醫院平均費用均低于三級醫院。其中急性闌尾炎手術平均低923元。   8月初,湖北省首次公布9家部省屬綜合醫院上半年平均住院費用,涉及8種單病種。即使同為三級甲等醫院,同一病種平均治療費用也相差數倍。如急性單純性闌尾炎手術治療,同濟醫院為5739元,湖北省中山醫院為2290元。   今年較早時衛生部公布北京地區12家三級甲等醫院2004年度1至9月醫療服務、費用狀況和管理情況檢查結果顯示,6個單病種中急性單純性闌尾炎手術最低為宣武醫院2572元,最高的仍達5000多元。   分析 百姓為什么“迷信”大醫院   “就近治療、報銷藥費,減少醫療費用。他們說像我這樣的高血壓患者,一年可以省下一千元,但老伴前天切菜切破手指還是要上大醫院!”家住豐匯園的柳國英大媽對記者說,“我們不敢相信社區的醫生啊!不是說人不好,但是他們‘赤腳醫生’,怎么比得上名牌大學畢業生?”   “在北京看大醫院太難了,今年暑假來北醫三院掛號,等了整整一個暑假,還是掛不上專家號,只好掛了一個普通號。您看門診大樓外面的人群,大多是提前20多天來掛專家號的。”安徽的王偉告訴記者,他最終掛了一個普通號,“現在已經結束診療,正在等結果。大夫告訴我,千里迢迢來掛專家號的患者,其實大多數病情并不一定要找專家。我現在明白了,我們來北京看大醫院、名大夫,更多是心理因素。”   開出租汽車的賈銀廣對記者說,“確實沒辦法。有什么別有病,看病人命關天,咱們卻一點兒也不懂,身家性命和錢包都只能交給醫生。大醫院名大夫,總是更讓人放心。你們說看病難,看病貴,其實比這兩樣更可怕的是遇到庸醫假醫,地方醫院假冒偽劣的江湖郎中太多!”   據衛生部提供的數據,目前全國80%的醫療資源集中在大城市,其中的30%又集中在大醫院。每年到大醫院就診的人群,有80%左右是在基層醫院即可解決的常見病、多發病。這自然容易形成消費向大城市、大醫院集中。   據悉,北京協和醫院目前已經有3000多病床,還在不停增加,幾乎所有出診大夫也都有不堪重負之感。但是,全國人民上‘協和’,絕對不能怪患者,歸根到底是有限醫療資源分布高度不均衡。   建議 專家中國醫療體系缺少“看門人”   近日,北京市醫保中心與復興醫院、德外醫院簽訂協議,確定兩家醫院下屬汽南、木樨地、黃寺等三家西城區社區衛生服務站為北京市社區醫療服務改革試點,以引導參保患者“大病進醫院,小病進社區”。   剛定居北京的加拿大華人劉敦仁說,在加拿大、英國、澳大利亞等國,高血壓、糖尿病等慢性病人不會上大醫院就診,而是由社區全科醫生發現后根據病情需要,決定是否需要轉診去大醫院。大醫院根本不設門診,只有轉診。按一般的國民健康狀態,到北京大醫院就診的外地人中只有不足20%真正有此必要。   英國超過90%以上居民由社區全科醫生提供24小時預防、診斷和初步治療保健服務,除急診外,一般專科治療均需通過全科醫生轉診。美國的5000多家社區醫院床位占全國總床位數的80%以上。大型醫院接診的原則是急診搶救和需手術者,平均住院天數不超過6天,出院后康復護理分流到社區醫院。   “中國醫療體系缺少一個‘看門人’,就是缺少一名全科醫生,在病人去醫院前判斷是否有其必要。沒有了這個看門人,哪怕只需要簡單家庭護理的病人,也會尋求昂貴的醫院診治。”世界衛生組織駐華代表貝漢衛說。   8月初,廣東省人民醫院與10家基層醫院先后簽署“雙向轉診”協議。根據協議,病人可在基層醫院完成術前檢查后通過電話預約轉至省人民醫院救治,平均每個手術患者住院天數可望從12.9天降至6天。然而,消費者卻擔心將失去選擇大醫院、名醫生的機會。看來,這個作法要患者接受還需要一個過程。   據有關部門按城市人口比例測算,要滿足社區衛生服務發展需要,我國目前至少需要10多萬名合格全科醫生。然而,曾在5年前在國內率先推行全科醫生培訓的浙江,在首批經過專業訓練的全科醫生上崗一年后,僅剩不到三分之一畢業生仍在從事全科門診。(據新華社北京9月25日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